产品展示
您的位置:首页 > 产品展示 > 医疗卫生 >

两年收治362万名患者 中国医疗队的身份比介绍信

日期:2018-08-20 09:46

  很高兴我曾参与过援外医疗。我们每个人都很渺小,但是凑在了一起,就能取得这么多的成绩。我们没有给祖国人民和家乡父老丢脸。

  采访的这天正值西安新年第一场大雪后的第二天,一开始记者并不知道将要采访的这位援外医疗工作者的更多信息,采访的地点在陕西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室。他叫王长林,今年78岁,也就是我们今天要讲述的故事主人公,冒着风雪坐公交近1小时准时到达约定的采访地点。

  1984年,王长林作为原省卫生厅外事处主任科员前往苏丹进行考察,“一看当地情况,吓人呀!”王长林说,虽然当时中国处在发展时期,但苏丹的条件不知比中国要落后多少年,这里平均气温45℃,脏乱差,传染病很多。因为考察结果不尽如人意,于是决定仅保留阿布欧舍医疗点。1989年4月22日,王长林作为第十九批援苏丹医疗队队长,和一行队员踏上了前往苏丹的路途。

  “我们30人的队伍,26名党员,高级医生12名,中级医生13名,几乎涵盖了全部科别。”王长林回忆的思绪就这样打开了,“我们两年共收治36.2万名患者,其中住院患者14653名,手术患者7295人,培训当地医生217人,为当地1000多名华人进行健康保健服务。”这么详细的数字,经过29年,王长林依然记在心头。当时阿布欧舍及周围乡村人口不过十几万,这就意味着平均每个人在医疗点看过2次病。“当地人奉我们为保护神,当地华人认为我们是其坚强后盾。只要你说自己是中国医疗队的,在当地便有很高的地位,比介绍信都管用。”王长林自豪地说,“我们每个人都很渺小,但凑在了一起,就能取得这么多的成绩,也算没给祖国人民、给家乡父老丢脸。”

  此前考察时因为条件不成熟,将原本要在苏丹设立的5个医疗点减少至1个,仅保留阿布欧舍医疗点。听说中国医疗队要撤点,当地老百姓把宿舍楼围得水泄不通,大家哭着说哪怕留下一两个人也行啊,还有的人向政府请愿留下中国医生。后来,按照我国的安排,医疗队增加了首都喀土穆的医疗点,将部分阿布欧舍的队员派往喀土穆。自此,援外医疗点开始由苏丹农村迁往苏丹首都。

  王长林回忆,原西安医科大学二附院(现西安交大二附院)眼科专家郭绒霞是其中一名队员,在简陋的设备下完成了苏丹医学史上首例角膜移植手术。要知道这个手术在当时的中国算得上高精尖手术,在现在也是一台重要的手术。“一位老人失明30多年,郭绒霞给她进行了角膜移植手术,当地护理人员医疗意识不高,郭绒霞亲自做术前准备和关键操作。”这个案例曾被当地知名媒体大篇幅报道。一名因青光眼几近失明的患者,去了多个国家都治疗无果,后找到郭绒霞治疗,患者复明了,郭绒霞因此也成了当地的“红人”。

  因为苏丹是一个传染病多发的国家,所以医疗队增加了一名传染病专家——原西安医科大学二附院(现西安交大二附院)任喜民教授。“在苏丹时,从别的医院转来一位20多岁的小伙,他高烧不退,而且出现昏迷,经诊断为脑性疟疾。”王长林说,当时家属和病人基本已放弃,任喜民教授每天亲自照料,甚至拿出了为自己准备的中药制剂给患者服用,并亲自下厨,做汤面条,做一些有中国特色的食物,一口一口喂给患者。经过半个月的悉心照料,患者终于康复,家属和患者都感动得落了泪。王长林感慨地说:“这可是抢回了一条命啊!”

  1989年10月8日,阿布欧舍发生了特大车祸,一时间要送来34名伤员。当时,意外伤救治的配套设施没有,而大部分患者需要动手术。于是大家有序分组,一组负责手术,一组负责后勤。为了争分夺秒抢救伤者,要同时进行5台手术,可阿布欧舍医院只有3张手术床,后勤组在仓库中找到2张废弃的手术床,立即维修后送进手术室。为了防止临时停电,后勤组把抽水站的发电机借来备用,把所有的灭菌手术衣、手套全部调剂到手术室。车祸发生在上午8点,而整个抢救过程一直进行到晚上8点。苏丹卫生部长和迈达尼市政府官员分别赶来进行慰问。

  王长林是我国援外医疗的一名“老人”,带着祖国赋予的光荣任务前往非洲,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带领队员圆满完成任务。采访中,老人的眼里饱含着当年的热情,不难看出这份经历在他生命中的价值。而之后我省的每一位援外医生都将这样的医者情怀代代相传,“中国医生”在国外已成为一张靓丽名片。采访结束,老人非常高兴自己能成为援外故事的讲述者,也很乐意分享自己曾以一名“中国援外医疗队员”的身份出现在国际上的点滴往事。华商报记者王玮

  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新出网证(陕)字006号 本网常年法律顾问 陕西赢弘律师事务所 王正兴 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