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展示
您的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

文化教育我们进一步通过社会调查发现

日期:2018-10-05 16:11

  8月2日,福布斯中国公布2018年“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2018 Forbes 30 Under 30 China list)。我院2016届本科毕业生彭婧成功入选,并且是教育领域最年轻的上榜者之一。福布斯“30Under30”榜单是由美国福布斯杂志于2011年发起评选,旨在表彰上一年30岁以下在不同领域做出卓越贡献的30位青年才俊。让我们一起走近彭婧同学,听她为我们讲述她与“美丽乡愁”公益组织的故事

  Q1: 首先再次恭喜你入选福布斯“30under30”精英榜单。你在2015年创建“美丽乡愁”公益组织至今,获得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请为我们介绍一下它具体是做什么的好吗

  A:美丽乡愁是一个致力于乡土教育与乡土文化公众传播的公益项目。三年来,我们深入祖国大江南北,运用所学知识,开展田野调查、文化梳理、读本编写、课程设计、教育服务等等行动,希望能引导当地人认识、了解自己的家乡,唤醒他们的文化自觉,然后进一步实现文化认同、家乡认同及自我认同,最终能够提升文化自信,助力乡村振兴

  A:2013年我在同济“校地服务”帮扶点——云南省大理州云龙县支教时,遇到了一位年近八十、仍坚守在古村讲述故事的诺邓老人。当我向课堂中的孩童们提问时,却发现他们对家乡一无所知。我就想“做一次乡土文化主题的夏令营吧,让他们重新了解自己的家乡”,没想到和小伙伴们的想法一拍即合。正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彻底改变了我们后来的选择

  我们进一步通过社会调查发现,其实在中国,诺邓村不是个案。在过去的十年间,有90万个村落在中国的版图上失去踪影,许多珍贵的乡土文化也随之消失殆尽。但是,随着现代化和城镇化高速发展,乡土文化原有的口口相传、代际传递作用,随着青壮年外出打工而被削弱,越来越多孩子不知道如何看待和了解自己的家乡,越来越多的留守老人,面对文化的失传无可奈何

  我们开始反思,我们这群大学生能不能做些什么,挽留住这些乡土文化。于是,受一股使命感与责任感的驱动,我们召集了一群心系乡土文化传承的同济大学生,正式组建了美丽乡愁公益团队,希望能通过青年的行动,为解决这一社会问题贡献自己的力量

  Q3:你与你的团队一直致力于乡土教育和乡土文化传播,现在具体在做的工作有哪些

  A: 我们围绕着乡土文化传承与传播的全流程,开展不同的三大主题项目:文化梳理、课程设计和传承方案设计。我们去不同的地方,挖掘乡土文化,梳理乡土素材,编写乡土文化读本。我们也一直在探索怎样更好地传播乡土文化。比如今年的八月,我们在大理诺邓村办了一场诺邓文化公共展览。这是我们第五次来到诺邓,每一年我们都希望为诺邓和诺邓的孩子们带去新的变化,之前我们带去了美丽乡愁精心编写的《诺邓乡土文化读本》和乡土教育方法,这次我们完成了更具有创举的乡土教育实践:与诺邓古村的小主人们一起,制作诺邓山水名片、自编自导自演“盐文化”戏剧、邀请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同台表演、诺邓小主人对古村家园如何焕发新生提出自己的设想和愿景……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近千人参与公共展览,近5W人了解并爱上变化中的诺邓。并且开始去尝试,以孩子为载体,撬动村落链接,并引入更多地资源进入乡村,比如这次的诺邓展览上,有企业为村落捐赠书籍,远程英语课的项目也提上了日程

  Q4:对乡土文化教育或传播感兴趣的同学怎样参与到“美丽乡愁”团队中,能做些什么

  A:乡土教育和乡村教育不同,它的门槛相对来说更高一些。这相当于一个外地人要把当地的文化讲给当地人听,这个难度可想而知。有很多志愿者对这块非常感兴趣,但是他们没有很多时间和精力像我们这样几年如一日地深耕这个领域。所以,我们现在在做的工作就是尽可能地把乡土教育的门槛降低,让更多社会化的力量可以参与乡土教育,让大家知道乡土教育并不是一件高高在上很难的事情。比如通过开发课程盒子和工具包,帮助他们快速介入这个话题中,用科学的方法提升他们的效率。我们把乡土教育拆分成三个板块:文化梳理、乡土课程教育、古村传承人项目,志愿者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板块。乡土教育这件事情需要群策群力,光靠一个团队不可能实现文化的内生发展,只有让更多人参与这件事才可能唤醒更多的文化自觉,让乡土文化能够传承创新下去

  A:一方面,从个人角度而言,文化自觉是指个人要认同文化。人们只有认为文化是有价值、有必要传承下去的、文化的传播与传承是有必要去做的,才能真正推动这件事。所以,我们通过公众倡导来唤醒文化自觉,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乡土文化这个议题,共同参与到乡土文化传播与传承这件事当中。另一方面,从乡土教育的角度说,“文化自觉”更多体现在人们对家乡文化的认同上。随着城镇化的发展,乡愁的“愁”不是发愁的“愁”,而是文化断裂带来的“愁”。年轻人想跳脱原有的生活环境追求更好的生活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他们不因为自己的乡村文化而自豪,我们希望通过乡土教育来唤醒更多人的家园认同、文化认同,最终实现自我认同

  A:乡土教育最为突出的问题在于“人之困”、“材之乏”。我们14年做过一个调研发现云南30所小学没有开设乡土课,只有广泛通用的地方课而没有根据各村落特色文化开设的课程。另外乡土文化课苦于没有教材,不同村落都有自己特色的文化,通用的教材无法满足乡土教育的要求。所以我们通过引入社会化的力量、开发工具模型来解决这两个问题。我们梳理出一个乡村乡土文化的组成部分,便于文化的梳理,并根据文化现象,开发了能快速运用本土知识开展教育活动的流程、工具,这将使得志愿者的介入更为简单、高效,大大提升乡土教育的效果

  Q7:“美丽乡愁”在创建之初你只是个大二学生,和社会上成熟的公益组织不同,这些年你们有遇到方方面面的挑战吗

  A:其实一路走来,困难很多。一方面是我们自身的原因,经常会觉得“身体被掏空”,能力配不上野心的感觉。乡土教育是有专业门槛的,它需要社会学、人类学的知识背景,而我大学是学管理的,一开始也是门外汉,这就需要不断的学习和充电。另一方面,也有来自家庭、社会的压力。其实大部分人对公益还是存在误解,大家都觉得做公益应该是有基础、有资金,等到有一定资历以后才合适做,所以一开始父母是很担心我会太辛苦的,同学朋友也会把我当做“特别”的人。但一路上我一直在用行动在对“公益”做解释,其实社会创新也可以从力所能及的小事做起,美丽乡愁通过经年累月的深耕,形成可持续发展的有效模式,开始有了读本、课程工具等各类成果,才逐渐得到大家认可。还有一个挑战可能是所有学生创业团队都有的吧,我们团队里大部分是学生,与做社团不一样的是,对于人的甄选、不同人力的投入会影响美丽乡愁的进步

  A:我一直都觉得这是一条对的路,只是可能会难一点。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很喜欢做能创造社会价值的事,如果我做的事能帮助到别人,我的存在能被别人需要,我就会有莫名其妙的成就感。美丽乡愁做的事情像是在孩子们心中埋下一颗种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芽。在最近的一次活动中,我们引导孩子们做诺邓展览,这个是他们从来没接触过的事情。我印象很深,有一个很小的小孩从家里背了4把椅子,走了很远的山路带到展览现场,她说“因为展览可能会有人需要休息”,展览结束后又背着背篓回家。这个小孩平时课堂并不活跃,但是这次展览的内驱力使他从自身的角度尽力向更多人展示自己的家乡。这样令人感动的瞬间还有很多

  Q9:这次的福布斯榜单评选标准提到寻找“展现或拥有成为社会翘楚的巨大潜力的年轻人”,能谈谈你与你的公益团队在未来会给教育领域带来哪些颠覆性的变化吗

  A:也不敢说颠覆性的变化,首先我们关注到了乡土教育这个话题,这个话题可能是解决城乡裂变和城乡矛盾的重要环节。我们认为,在乡土中国日益受到冲击的今天,如何应对广大乡村的失落,留住共同的乡土文脉,要再把眼光收回到世代生活其中的人们身上。一方面,乡土教育以青少年为主人翁,用他们愿意传承的、生活中继续着的乡土文化,来尝试文化振兴乡村的模式,另一方面,通过对青少年的引导,以孩童为媒介,让每个孩子、每个家庭开始关注乡土文化,增强家园认同,促进村落内生发展

  其次,我们在关注问题的同时用有效的工具解决问题。通过“模型化介入”、“社会化参与”等理念,使乡土教育从根本上能有路可循

  最后,我们抓住了高校这块土壤,充分发挥青年人的力量,真正开展行动探索解决之道,提升这些青年人的社会责任感,有利于引发未来他们所在的领域的新变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MBAChina立场。采编部邮箱:,欢迎交流与合作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土城西路马甸桥北城建开发大厦东座6层 邮编100190